海印股份被定性违法违规,广东证监局对其出具警示函


正义永远不会消失。24日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向海印股票发行《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关于签署合作合同的公告》公司信息披露。有七个主要问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63条和第2条的规定。

"海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邵剑明、董事兼总经理邵建佳、董事会秘书潘蔚未能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3条和第42条履行尽职调查义务,对公司的违法行为负主要责任。公司董事陈文胜、独立董事李俊峰、朱魏一和穆丽娜未能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3条和第42条履行尽职调查义务,对公司的违法行为负责。”在这一关于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中,海印的股票高管都不能幸免。

事实上,过去两周海印股价异常波动隐藏的问题远不止是相信违规行为。

2019年,在该公司披露了对一封充满漏洞的担忧信的回应后,股价创下新高!与此同时,在过去两周内,平均日交易量已经无缘无故地增加了好几倍,从通常的日平均1000万元增加到1亿元。股票价格在短时间内上演了一场“过山车”。

请问,海印股票不顾法律规定的底线,急于夸大有利的披露和误导投资者的目的是什么?公告发布后,股票价格波动很大。谁负责?谁能获利?更多的真相仍然需要进一步核实,关于“股权置换”的合作公司城市的海上和突然“股东变化”后的公告受到质疑。

许多地方对“朱槿多糖”的不准确披露

海印股票引起的骚动可以追溯到6月12日,当时该公司发行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公告称,计划与徐启泰、海南朱槿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朱槿公司”)合作,开展朱槿多糖注射液防治非洲猪瘟的产业化经营相关事宜。

上述粗制滥造的错误公告立即引起了业界和市场的关注。

上海证券交易所新闻记者首先通过采访专家和深入调查,很快发现海印证券公司声称的“朱槿多糖注射液”专利尚未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注册,官方网站也没有公布相关信息或证明其已经获得批准。当时,一些律师向《上海新闻》记者证实,海印的行为涉嫌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详情见6月13日《上海新闻》发表的《关于签署合作合同的公告》)。

今天,经中国证监会广东证监局认真调查,认为6月12日海印股票公告中披露的“徐启泰教授及其研究团队在预防非洲猪瘟方面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与实际情况不符。海印股票的上述行为违反《海印“神药”:是防治非洲猪瘟的疫苗,还是拉抬股价的“毒药”?》第63条和第2条等。

当市场逐渐发现海印股票的“谎言”时,该公司反而选择增加错误,以“文书错误”为借口欺骗自己。6月17日凌晨,股价持续暴跌的海印股票在进度公告中承认“朱槿多糖注射液”不是疫苗,声称是笔误,并重申该信真实准确,没有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

根据监管机构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海印股份的这一举动是非法的。

“今天的珍珠多糖”没有效率的基础。

事实上,权威部门第一次就这个问题发言。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直言海印股份有限公司宣称的“朱槿多糖能有效防治非洲猪瘟”缺乏科学依据,截至6月13日晚,该部尚未接受任何预防和治疗非洲猪瘟病毒的药物或疫苗。所谓“能防治非洲猪瘟的朱槿多糖注射液”尚未申请兽药注册。

海印股份公司在对关注信的回复中回答说,数据源

监管部门认为,海印证券公司在公告披露前没有对上述情况进行充分有效的可行性论证和尽职调查,也没有对相关事项的合理性和可实现性进行研究分析,无法保证相关信息披露的准确性。

公告中的许多披露与事实不符。

在监管机构的五页《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中,对海印股票的违规行为远远超过上述。

例如,海印股份公司对今天珍珠公司股权结构的披露是不一致的。海印股份公司6月12日披露,朱槿公司的股东是自然人许可证和陈玉伦,各持有公司50%的股权,许可证是朱槿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海印证券公司在2019年6月22日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披露,朱槿公司的股权实际上由徐启泰和研发团队持有。今天珠海公司的股东已经变更为执照持有人和李付梅,他们都是代理持有人。公司前后公告的内容是矛盾的。

另一个例子是海印股票支付的履约保证金。海印股份于2019年6月11日签署《决定书》,海印股份于2019年6月6日向朱槿公司支付2000万元履约保证金,即履约保证金的支付时间早于《监管关注戳破“神药”假面海印股份难圆其说》。公告此前称,“合同签订后,公司拟根据合同协议向徐启泰教授及其研究团队提供1亿元人民币作为履约保证金”,这与实际情况不符。

监管层在《决定书》中明确表示,上述海印股份行为违反了《合作合同》第63条和第2条等。《合作合同》第63条规定,发行人和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决定书》第二条明确指出,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同时向所有投资者披露信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59条,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最终决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向海印股份发出警告函,并要求公司高度重视上述问题,采取有效措施,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有效整改和内部问责,并在收到本决定之日起30天内向其提交整改报告和内部问责,同时抄送深圳证券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