粪污处理设施昂贵,财政补贴应向中小养户倾向!


粪便的回收需要创新。

“当我在各地考察粪便处理模式时,我常常感慨,‘专家在民间’。”在绿色畜牧业发展课上,国家畜牧站系统建设与推广司副司长杨项峻在讲座中介绍说,在各地考察时,她经常发现一些新的粪便处理方法和手段,这可以带来很多启示。

在畜禽粪便回收过程中,哪些点或技术可以创新,甚至迫切需要创新?

首先,应根据当地情况引入更多适合中小型农场(家庭)的污染控制模式。近年来,我国的种植规模逐年增加。然而,中小型农场(家庭)的数量仍然占很大比例。对于养猪业来说,这个数字仍然是50%左右。“与大规模农民相比,中小型农场(家庭)在人力和财力资源方面没有优势,除非有更合适的污染控制模式,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和精力。”为了控制污染,位于水源上游的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去年拆除了4469个中小型农场。该区畜牧兽医水产局副局长郑贤明说,“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合适的污染控制模式。”

其次,应积极开发新的绿色饲料,以降低污水处理的污染质量和粪便处理的成本。山东省荷泽市牡丹区畜牧兽医水产局副局长郭进岭认为,绿色饲料是一种能从源头上减少污染的新型饲料。在过去的两年里,这个数字一直在上升。人们希望更多的农民可以使用它,这样处理粪便污染就容易多了。

第二,财政补贴应该有所创新,对中小农民应该有所倾斜,但同时应该有一个严厉的惩罚机制。粪肥处理设施的投资相对较大,这使得短期内很难回到原始资本。中小型农民难以承受。这可以在市场好的时候完成。当市场低迷时,农场根本不愿意投资。四川省中江县畜牧局局长廖启福(Liao Qifu)认为,小散户是这项工作的重点,应该予以密切关注。

最后,施用有机肥的设备急需革新。目前,有机肥的应用主要是水果、蔬菜和茶叶。由于大田作物分布分散,经济效益低,使用量少,同时施用有机肥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普通种植者难以配合。

辽宁省朝阳县畜牧兽医局局长吴郭俊反映,大田作物施用有机肥缺乏国内农业机械的支持,进口设备成本8万至90万元,远远高于农民的承受能力。但是,国内试改成本不到10万元,需要国内农机厂跟进制造。

此外,吉林省通榆县畜牧管理局局长张邵斌建议,政府还应探索购买社会服务,补贴有机肥施用,并利用社会资源组织跟进解决劳动力负担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