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猪养殖亏损何时休?朱增勇:猪价仍将处于下降通道


去年上半年,该公司盈利数亿英镑,而今年上半年亏损数亿英镑。

7月13日,楚鹰农牧发布了修订后的业绩预测。2018年上半年的业绩预计将亏损4.8亿至5.3亿元,去年同期利润为4.6亿元。幼鹰农牧表示,亏损前表现的原因之一是今年上半年生猪价格低于预期,利润低于预期。

事实上,受生猪价格下跌趋势的影响,迄今已有几家上市公司预测今年上半年将出现大幅下跌或亏损。尽管温家宝的股票总体上是盈利的,但养猪也在亏损。沐源股份预计今年上半年盈利12亿元,去年亏损7500万至8500万元。

本轮价格下跌何时结束?产能和需求方面发生了什么?猪的周期是如何变化的?你如何评价不同模型的反周期能力,比如文人股和木元股?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科学院副研究员朱增勇。

记者:今年生猪屠宰价格与去年相比情况如何,对企业经营利润有多大影响,变化如何?

朱增勇:与去年相比,虽然去年4月生猪价格的下跌影响了利润,但总体价格高于企业的利润成本线。2018年上半年,企业处于亏损状态。今年全年,整个生猪养殖企业的预计经营成本与收入持平或利润较低。

自今年2月以来,猪肉价格一直在下跌,直到5月底。从3月底到5月中旬,几乎所有养猪企业,包括上市公司,基本上都在亏损。

从5月底到7月的第二周,生猪价格反弹。现在它们基本上已经上升到现金成本的价格水平。全国平均价格约为每公斤12.5元。企业基本上已经开始处于基本成本和收入持平或略有盈利的状态。

记者:产能方面有什么现象,对价格的影响有多大?

朱增勇:与前两年相比,今年生猪屠宰价格是一个下行通道。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的年生产能力将会增加,特别是2017年东北地区的生产能力将会迅速扩大。包括一些大型企业,如文氏股份、木元股份等。都在东北扩张。东北地区的猪主要是从外部转移过来的,东北地区生产能力的提高对主要销售区域的价格有一定的影响。今年年初和春节前后,生猪价格下跌,主要是从东北、河南和山东的主要产区开始,逐步向天津、北京和上海的主要市场转移。

东北地区约占总生产能力的12%。虽然这一比例不是最大的,但东北地区本身限制了当地消费,是一个主要的转移区。此外,由于运输距离长,假设到北京的运输价格差约为1公斤1.4元,就有运输动力。也就是说,当生猪价格高的时候,东北产区将有能力向南方调整。在降低销售区域价格的同时,销售区域价格的下降将反过来影响东北地区的生猪价格,导致东北地区的生猪价格处于全国最低水平。一旦东北地区的产量转移更多,对华北地区的影响将非常大。

自2016年6月生猪价格创下历史新高以来,生猪总价格一直呈下降趋势。然而,由于去年的环境监管,产能的扩张被推迟了。生猪生产周期相对较长,产能过剩在当时并不明显,但今年第一季度末和第二季度产能增加主要表现出来。尤其是去年年底,许多农民对春节前的市场形势持乐观态度。由于天气因素没有及时出现在市场上,大型猪和春节后的消费下降,生猪价格下降了ra

从5月底到9月初,这一趋势预计将逐渐好转。但是有两个影响因素。首先,总体供应相对充足。第二,从3月到5月,许多屠宰企业在生猪价格较低的时候大量屠宰冷冻产品。此外,从1月至5月,从国外进口了50多万吨冷冻货物。由于第二季度生猪价格相对较低,所以没有销售,这部分也变成了库存。那么库存两部分的叠加对第三季度的价格回升仍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一个有利因素是可能从美国进口的肉类数量将会下降,尽管它不是主要的猪肉进口市场。去年,从美国进口的杂碎和猪肉总量超过60万吨,进口下降有利于猪肉价格的回升。相当多的农民,因为巨大的损失和深深的损失,已经减少了他们的热情来填补摊位,这也有利于下半年的猪的价格。

明年的市场仍然低迷。今年6月15日至2月是生猪周期的盈利期。盈利期越长意味着下跌通道越长。如果你乐观的话,衰退的周期将会达到19年后半期。如果你不乐观,你要到2020年下半年才会进入下一个周期。

记者:猪的周期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朱增勇:长进。原来,猪的周期几乎是三年。自2006年以来,总体供求格局发生了变化,生猪周期也变长了。

首先是消费环境的变化。总的来说,家庭平均消费量约为20公斤,表观消费量约为40公斤。未来可以增加的范围或空间相对较小。目前,全国总需求约为5500万吨。今年和明年的总体供应仍然相对宽松。

第二,生产规模已经提高。水产养殖业已成为投资较高的行业。目前,如果是1000头的围栏,投资约为100万元。与2008年和2011年工商资本和房地产等一些企业进入养殖业不同,近年来生猪养殖上下游环节的企业开始进入养殖业。这一轮主要是行业本身的整合过程。

目前,大规模农业和小规模农业并存。不同的农民对生产决策有不同的反应过程。结果证明这是一种由散户投资者主导的模式,所以他的决定是价格上涨时提高更多,价格下跌时退出。大规模升级后,企业将根据整体产能扩张速度和计划进行生产,不同于零售产能的增减,零售产能现在在增加和减少,从而导致整体产能相对缓慢地减少或增加。

还有环境因素。如果没有环境影响,趋势是价格上涨,生产能力增加。然而,由于过去两年的环境保护监督,相当多的地区被拆除,导致在高收入条件下产能恢复非常缓慢。

从而形成这一轮如此漫长的时期。此外,猪肉进口高企的外部影响将导致猪肉价格上涨的过程缩短,价格下跌的过程延长。

整个猪周期现在大约是五年。这一轮养猪周期将持续约6年,直至2020年。

记者: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今年上半年国民经济数据,其中猪肉2614万吨,同比增长1.4%,生猪4009万头,同比下降1.8%,生猪3342万头,同比增长1.2%。如何理解这组数据?

朱增勇:这表明整个供需形势正在发生变化,生猪生产能力的恢复正在加快。供需形势比去年严峻得多。去年,有一位环境保护主管直接影响了33,354人。河南、山东等生产地区受到直接影响。今年,如果环境保护税整体实施,生产成本会增加,养殖效益会降低,损失会增加。与环境保护拆迁不同,它会直接影响生产能力,并有一定的即时消息处理过程

朱增勇:我个人的观点是,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温的股票更能抵御风险。虽然据说在盈利期间,石闻股票会分发给农民,所以毛利率会低于沐源股票,但是当市场不好的时候,石闻股票有更好的抵御风险的能力。温的股票模型降低了固定资产的投资风险。此外,如喂养和疫苗,农民需要从公司购买,所以公司也有一定的利润,这稀释了风险。此外,合作社农民需要向温斯莱特的股份提交一笔保证金,金额在100头到400元之间。

当然,对农民来说,温氏股份的优势是收入相对稳定,但利润低于自营企业。目前,个体农民的组织水平相对较低。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加农户模式有助于育种技术的推广和生产效率的提高。

沐源股份在15年后掀起一股市场浪潮,并在过去两年迅速扩张。沐源的股份生产技术高效,整体生产成本低于“公司农民”模式。这个模型的特点是,当市场好的时候,利润应该是好的,但是一旦市场下跌,损失会更大。因此,不能说模式更好。企业应根据市场选择合理的经营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