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成灾的外来物种:美国鲤鱼牛蛙德国大闸蟹


据《法治周末》记者高栏的统计,截至2013年,已确认有544种外来有害物种入侵中国,其中100多种物种受到严重威胁。

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100种最具威胁性的外来入侵物种中,有51种入侵了中国。

中国每年造成数百亿元的经济损失,受损的生态系统更加难以恢复。

但与此同时,来自我国的物种正在入侵其他国家和地区。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遭受了物种入侵。

在处理外来物种入侵时,最令人苦恼的是我国的立法不完善,导致“任何人都可以控制,没有人关心”的局面。

现在是法律处理外来物种入侵、减少经济损失和防止生态系统破坏的时候了。

“20年前,发现生物入侵需要8到10年时间,但近年来,每年都会出现一两张新面孔”

2014年8月,环境保护部发布了中国第三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上面有乌龟和尼罗罗非鱼等。成为名单上最新的物种。

这是环境保护部在2003年第一批和2010年第二批发布后发布的第三份清单。

为了证实这一点,农业部最近发布了这条消息。

农业部7月29日宣布在中国发现了529种外来入侵物种。其中,100余种发生在大面积,造成严重破坏,对中国的生物多样性和农业生产构成巨大威胁。

同时,外来生物的入侵严重扰乱了生态系统,每年给我国带来570多亿元的经济损失。

外来物种介绍

数据显示,入侵我国的外来物种中约有50%是被引进和传播的,其中约58%的已知外来入侵植物是作为有用植物被引进的。

“中国幅员辽阔,不同的气候带使得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来物种有可能在中国找到合适的栖息地。此外,中国还是一个地形复杂、生态系统类型高度多样化、经济发展迅速的大国。这些因素使中国容易受到外来物种的入侵。”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研究所首席专家李俊生在法治周末向记者介绍。

例如,20世纪70年代入侵中国的小麦蚊子在30年内已经蔓延到中国的主要小麦产区。松材线虫于1982年首次在江苏南京发现,现已传播到江苏、安徽、广东、山东和江西等省的部分地区。

据了解,除了位于青藏高原的几个保护区外,外来入侵物种在中国几乎随处可见。就被入侵的生态系统而言,几乎所有的生态系统,如森林、草原、农田、湿地、水域和城市,都能发现外来入侵物种。随着种子、花卉和幼苗的引进,我国大多数入侵物种都是无意识引进的,随着我国国际贸易的快速发展,入侵的风险也在增加李俊生的介绍。

在过去的10年里,已经发现有20多种对农业和林业有害的病虫害入侵我国,如香蕉枯萎病、锈色棕榈象、棕色条纹甘蔗象、水椰子八角和加拿大一枝黄花。

除了无意引进外,中国还有相当多的外来入侵物种是由人们有意引进的,例如,水葫芦最初是为了净化水源而引进的;福寿螺(Pomacea canaliculata)最初作为一种营养价值高的食用蜗牛引入广东,随后被引入北京,在全国大面积种植。最后,它造成了一系列的危害。

一些出于善意的随机释放,如果没有科学和严格的鉴定程序,也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但是大多数人只是自由了。他们基本上不清楚如何释放,释放什么,以及外来物种是否可以被释放。

世界上被“通缉”的乌龟也叫做红耳乌龟和红耳彩色乌龟。乌龟的起源不是巴西,而是北美洲的密西西比河和格兰德河。它被许多家庭作为宠物饲养或观看,也用作食物

近年来,由于遗弃宠物、宗教释放和逃避饲养等因素,乌龟在中国的野生环境中非常普遍,并迅速蔓延。在湖南的湘江、广东的珠江、上海的苏州河、浙江的西湖、钱塘江和长江江苏段,都有野生动物。

入侵速度增长

美国杂志《生物科学》 (BioScience)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曾指出,快速的经济发展进一步加剧了中国的物种入侵。

作为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中国正面临500多种入侵物种的威胁。据估计,仅外来昆虫和植物每年在中国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145亿美元。

入侵物种通过有意或无意的人类活动被引入非本土地区,这将对环境造成损害。

中美研究小组指出,从1990年到2003年,中国外来入侵物种的数量增加了30%,达到76种,而从1995年到2003年,外来入侵植物的数量增加了两倍。

以上文章指出,生物入侵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中国,由于检疫和检验机制的不完善以及工业和交通等国家基础设施的快速发展,一些有害物种正在迅速蔓延。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防治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万方浩在《法治周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年前,发现生物入侵花了8到10年时间,但近年来,每年都会出现一两张新面孔。”

“从海关截获的情况来看,外来入侵物种的数量和数量也在迅速增加,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增长。检疫机关经常拦截一些‘高风险分子’。”万方浩说。

在2014年举行的中国外来入侵生物凤眼莲(Eichhornia crassipes)现场淘汰活动上,农业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站主任王彦良介绍说,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外来物种在中国呈现出较快的增长趋势。2004年至2014年,中国新增外来入侵物种近50种,20多种危险入侵物种相继在大面积爆发。

外星生物入侵也相当广泛,涉及几乎所有的生态系统,如农田、湿地、森林、河流、岛屿、城市居民区等。

据统计,中国已发现至少188种入侵植物、81种入侵动物和19种入侵微生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100种最具威胁性的外来入侵物种中,有51种是在中国发现的,对农业、林业、水利和畜牧业造成了严重危害。

高昂的管理成本

2006年,椰心叶甲入侵海南,蔓延至全省18个县市,感染植物320万株。椰树和被椰心叶甲感染的棕榈树有枯萎的枝叶,树冠变成褐色。在严重的情况下,整株植物都会死亡。

今天,不可磨灭的椰心叶甲给海南造成的损失高达每年1.5亿元。专家认为,如此严重的害虫入侵海南可能是由于从东南亚非法引进棕榈幼苗。

同样,常见的水葫芦已成为珠江的公害。

起源于南美洲的水葫芦最初是作为观赏植物引入的。一个水葫芦可以在90天内繁殖25万株植物。进入珠江后,就像鸭子下水一样。然而,它覆盖了整个水面,挡住了光线,破坏了生态环境。

仅人工打捞水葫芦每年就要花费1亿元,化学防治成本也高达数千万元。

除了水葫芦,豚草、福寿螺等动植物也挤出了当地生物的生存空间。福寿螺在长江流域和南方很受欢迎。

福寿螺作为我国重点管理的52种外来入侵物种之一,具有较强的环境适应性和快速繁殖能力,对农业生产、生态环境和人畜安全,特别是水稻生产构成严重威胁。

与直接经济损失相比,外来物种入侵造成的间接损失不容忽视,尽管很难准确计算。

“旅游破坏造成的经济损失

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大沽河和滇池的水葫芦变得“猖獗”,已经覆盖了整个大沽河和滇池的部分水面。因此,这条旅游线路被取消,大沽河两岸原有的旅游设施不得不废弃或挪作他用。

此外,外来物种会对人类健康构成直接威胁。

全球恶性杂草豚草和三叶豚草自20世纪30年代和50年代入侵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以来,已在东部十多个省、自治区蔓延、蔓延。它们产生的花粉是引起人类花粉过敏的病原体。

另一个例子是众所周知的有毒小麦种子含有有毒的小麦碱。如果误吃掺有有毒小麦种子的小麦制成的面粉,会出现头晕、呕吐、痉挛和昏迷等症状。

外星物种的痛苦

这个看似荒谬的消息表达了这样一个事实: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物种入侵的破坏力越来越强。在生物入侵的表象下,这是对全球生态毁灭性打击的开始。

法治周末记者高原

美国专家最近在中国品尝红烧鲤鱼和鱼头泡泡饼。

然而,这不是他们的中国菜之旅。他们来到中国想办法控制亚洲鲤鱼。美国专家访问中国的目的之一也是调查中国的鲤鱼市场,并寻找被美国侵扰的“亚洲鲤鱼”进行商业贸易的可能性中国自然保护协会淡水项目专家柏杨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说。

美国盛产亚洲鲤鱼。早在两年前,奥巴马政府就宣布将花费5150万美元防止亚洲鲤鱼入侵五大湖。

亚洲鲤鱼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有消息说美国正面临牛蛙的流行。

美国地质调查局生物学家亚当?塞普尔韦达几天前说,几乎吃所有东西(包括同类)的美国牛蛙正在蒙大拿州西北部的黄河上传播和奔跑,对当地的青蛙构成威胁。

一条看似荒谬的新闻表达了一个不容乐观的事实: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物种入侵的破坏力越来越强,在生物入侵的表象下,这是对全球生态毁灭性打击的开始。

美人鱼战争在美国

20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从东南亚进口了包括大头菜、鲢鱼和草鱼在内的8种亚洲鱼类来清理水体,并将其放入南部的一些养殖湖泊中。

十年后,当湖区被洪水淹没时,这些亚洲鲤鱼利用混乱逃到野外,开始大量繁殖。

亚洲鲤鱼什么都吃,每天可以吃相当于其体重40%的水生植物和浮游生物。其中一些可以长到4英尺长,重达100磅。这些入侵的“亚洲鲤鱼”与原始鱼类争夺食物和空间,对美国的生态系统构成威胁。

数据显示,在美国的一些河流中,亚洲鲤鱼的数量占鱼类总数的90%。

而这些“亚洲鲤鱼”在受到惊吓时会跳出水面,然后自由落体,这对船上的渔民来说非常危险。

中央电视台记者最近在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接受采访时,被一条跳进船舱的鱼击中肩膀。

根据早期研究的结果,美国的亚洲鲤鱼泛滥成灾,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俄亥俄州的圣达斯基河和伊利湖的一条支流。

美国科学家认为亚洲鲤鱼生长迅速,体型巨大。五大湖几乎没有天敌,也没有竞争者。它们不仅吃光了本地鱼类赖以生存的所有食物,而且繁殖迅速,这很可能破坏湖区的生态平衡,甚至给湖中的其他生物种群(如鲑鱼)带来破坏。

拜伦,一位来自密西西比河流域的美国渔民,在10月5日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20年前他可以钓到1000磅当地的鱼。现在他只能钓到50磅本地鱼,而亚洲鲤鱼能钓到1000磅。

这在许多美国人中引起了恐慌。一旦这些鱼进入美国主要鱼类产区大湖区,渔民赖以生存的鲑鱼捕捞将受到很大影响,造成统一捕捞

亚洲鲤鱼被美国视为最危险的外来鱼类之一。美国人甚至计划花费180亿美元修建大坝,以防止亚洲鲤鱼进入大湖区。美国政府曾敦促公民吃亚洲鲤鱼。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陆军工程师正式向国会提交了一份防止亚洲鲤鱼入侵的计划。这个计划一提出,就吸引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有些人认为这会耗费人力和金钱,但大多数科学家认为这是必要的。

中国专家认为,美国和中国可以共同“治理亚洲鲤鱼”或双赢。中国网民开玩笑说,他们已经组织了一个团体在美国“吃饭”。

然而,“亚洲鲤鱼”的问题还没有解决,美国牛蛙泛滥的消息已经传开。

美联社援引塞普尔韦达的话说,从2010年到2013年,蒙大拿州牛蛙繁殖地的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45个。研究人员发现牛蛙有30厘米长,遍布全身。

德国的毛蟹侵扰

美国受到“亚洲鲤鱼”和牛蛙的威胁。德国也面临大闸蟹的瘟疫。

这些大闸蟹早在1900年就开始从中国“移民”到欧洲。1912年,德国首次报道发现了这种中国特有的大闸蟹。1933年,德国科学家认为大闸蟹通过商船压舱水从中国“移民”到欧洲。

从那以后,这种“什么都吃”的八条腿武士在欧洲河流中一直猖獗,甚至对本土物种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从而成为德国唯一的淡水蟹种。

大闸蟹在德国的易北河和哈维尔河“横行”,易北河有750公里长。

仲夏时,生活在易北河等水域的成熟大闸蟹开始迁徙“地毯”,行进数千英里到达北海,为明年春天的传播做准备。

这些每天能爬行12公里的“装甲动物”也挖洞和摧毁水坝。他们还破坏捕鱼工具,吃渔网里的小鱼和虾。

甚至,一些工业基础设施已经成为他们破坏的目标。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称,仅德国大闸蟹造成的损失就高达8000万欧元(约合6.4亿元人民币)。

过去,德国渔民主要用捕获的螃蟹制作肥皂或动物饲料,或者干脆大量捕杀,但效果不明显。

后来,路德维希鲁斯附近的渔民成为第一个开始吃螃蟹的人。他们定期向中国和越南美食家庭以及亚洲超市和餐馆出售大闸蟹,每公斤售价5至8欧元。

如今,许多德国渔业公司和渔民开始从事这项业务,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夏季低迷的渔业市场。

2013年9月,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开始销售德国大闸蟹,标签为“一百年移民,一回来”。尽管由于缺乏对中国的出口资格最终被取消,但仅在团购后的三天内,该公司就售出了30多万只螃蟹,足以显示市场需求。

欧洲人很少吃螃蟹。为了保护稀有的水生鳗鱼,渔民不使用化学物质来对付大闸蟹。大闸蟹的繁殖对房屋和水坝构成威胁。

德国媒体认为这种“入侵物种”将给德国生态系统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

外来物种入侵

什么是外来物种?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定义,外来物种是建立在自然和半自然生态系统和生境中的种群。当它改变并危及当地生物多样性时,它就是外来入侵物种,它造成的伤害就是外来入侵。

几个世纪以来,入侵物种跨越了海洋分界线。有些被藏在船只的压舱水中,另一些被设计用来解决现存的问题,或者被人类有意引入只是为了审美享受。

然而,当地的一个小物种,一旦被安置在其他国家,可能会导致巨大的灾难。外来物种的入侵是一场被称为慢动作的灾难,这场灾难造成的损失难以估计。经济全球化和旅游业的加速发展,以及全球气候变化引起的物种和资源分布区的变化,直接或间接地加速了外来入侵物种的传播中国环境科学研究所生态研究所首席专家李俊生在法治周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例如,食肉红蜗牛从日本海迁徙到了黑塞岛

生活在美国东部和南部淡水中的小鱼,由于它们吃蚊子幼虫的习惯,作为蚊子的生物控制首次被引入世界。

但它也是一种非常食肉的鱼,吃蚊子幼虫和许多鱼卵,威胁稀有鱼类和无脊椎动物物种。

澳大利亚遭遇兔子灾难。

澳大利亚最初没有兔子。1859年,移民从英国带来了12只欧洲兔子。由于澳大利亚没有鹰和狐狸这样的天敌,兔子几乎不受任何限制地大量繁殖。到1907年,兔子遍布整个大陆,与牛羊争夺牧场,导致了严重的兔子灾难。

在狩猎和中毒无效后,一种蚊子传播的病毒最终被引入,杀死了兔子并使兔子平静下来。

尽管大多数非本土物种不被认为是威胁,但仍有大约15%的物种被认为具有负面影响。

一些入侵物种往往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可能破坏景观、破坏生态系统、危及动植物多样性、威胁本地生物、破坏当地环境和威胁人类健康。

人类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遭受了物种入侵。

例如,英国在三年内花了3.44亿美元购买除草剂来对付12种外来入侵物种。由于外来入侵物种,欧洲每年损失至少12亿欧元。

许多生物学家和生态学家将“生物入侵者”的增加归因于日益繁荣的国际贸易。事实上,许多“生物入侵者”在跨境贸易中利用“搭便车者”来达到“走私”的目的。

以当前全球新鲜水果和蔬菜贸易为例。许多昆虫和昆虫卵都附着在这些商品上,包括有害的害虫,如地中海果蝇。虽然各国海关动植物检疫中心严格防范这些害虫,但很难确保没有“昆虫”因为大量进出口货物而逃脱网。

一些生物学家指出,一旦一些“生物入侵者”在新环境中站稳脚跟并大规模繁殖,数量将难以控制。即使到了今天,当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时候,面对适应性和繁殖能力很强的动植物,人们还是会束手无策。

(原标题:中国的“局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