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湖归来”的江源蝶变——冬日探访雪境黄河源见闻


新华社西宁1月23日电(记者李亚光、张大川)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马多县被誉为“黄河源头第一县”、“千湖之县”的“河源蝶变千湖之归”冬季访雪原黄河源头 在上世纪末,人类活动,如大规模耕作和挖砂金矿,与气候变化活动交织在一起。玛多的2000多个湖泊干涸了。牧民“保持水源无水饮用”达10年之久。“千湖”的名声已经成为一个空洞的名字。

近年来,国家在黄河源区投资7.15亿元进行生态治理。当地生态退化趋势已得到遏制,并趋于改善。隐藏了十多年后,大量湖泊再次渗入黄河源区。 在寒冷的第九天,新华社记者往返于马多县市和黄河源头横田宋烈之间,目睹了黄河源头最近的变化。

白雪覆盖的高原,裹着银 一大早,记者和随行人员就给200多公里外的横沟宗列了一份名单。在大雪中,交通很颠簸。很难分辨路在哪边,草地和冰湖在哪边。

风雪交加的大地是野生动物的天堂。 车窗外面,一群藏羚羊好奇地看着记者和他的当事人。他们在雪中竞争嬉戏,自由觅食。 西藏野驴三三两两地与我们的车辆并肩跑着。这些倔强而可爱的野驴必须先登上车辆,然后才愿意放弃。

看到藏羚羊在雪地里觅食,当地同行业的生态保护人员发出了噪音,说近年来,随着生态的改善,黄河源区的牧草长势良好。虽然平均积雪深度超过15厘米,草料草也可以出现,以防止野生动物和牲畜在冬天挨饿。 去年冬天,生态恶化的马多克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甘薛斌,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头公园管理委员会专职副主任,告诉记者,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玛多曾经是中国畜牧业最富裕的县,县内人口不到6000人,动物近70万。 过度放牧很快带来生态后果、草地退化、湖泊萎缩和黑土滩扩张。 房屋渗漏发生在晚上,20世纪90年代持续多年的干旱使得2000多个当地湖泊消失。

“那时,牛羊不能喝水,所以我们不得不频繁转换,有时在十天之内。 牛和羊太瘦了,许多人无法过冬。 ”张扬哇的一声说道 在演讲中,同一行的另一名环保工作者刚刚指出窗外一堵破土坯墙,并说那是他出生、长大和结婚的地方。

2006年,就在周一,一个无法继续靠放牧为生的家庭响应了政府的号召,回到草地上放牧,离开了马多县584名牧民世代居住的草原。 牧民周一搬到了离他们家园500多公里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

“为了保护生态,我离开了我的家乡,仍然是为了保护生态。2016年,我再次回到家乡,成为一名生态管理员 “周刚说,既然国家已经下定决心要修复和治理黄河源区的生态,黄河源区的牧民也在尽自己的职责。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生态保护司长期以来表示,自2005年以来,国家先后在黄河源区实施了禁牧减畜、退牧还草等一系列生态工程。在101万亩退化草地上种植人工草地,其余亩矿区覆盖土壤和草地。现在,玛多县的湖塘数量已经恢复到个,“千湖之县”的美誉再次名副其实。

“我们已经遭受了生态破坏,不能让后代迷失方向 他说,作为一名生态保护官员,他应该每周至少巡视和保护该地区两次,监测和记录野生动物的分布情况,并及时制止和报告任何生态违规行为。

甘薛斌说,在牧民生态保护人员的帮助下,玛多县积极推进反偷猎和反偷猎工作。近年来,查处了52起各类生态违法案件,有效遏制了犯罪分子,野生动物数量逐年增加。

“保护生态环境,提高人民生产生活水平,可以实现双赢 马多县委书记何海燕表示,全县3042名生态管理和保护工作者通过生态保护工作获得了相当的收入。今后,玛多还将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批准合理的放养率,提高生态畜牧业的质量和效率,探索建立国家公园生态体验和游客系统,展示黄河源头的风光,促进当地牧民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