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经贸合作将冲破 “毒丸” 樊篱而继续前行


2018年11月15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次活动中表示,美墨协议中的“毒丸条款”不能阻止加拿大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谈判。 加拿大的立场向世界证明,推广“毒丸”条款绝非易事。 尽管许多国家在美国威逼的威胁下不得不妥协,但很难推广类似这种“威逼”的“毒丸条款”。美国的恃强凌弱行为无法赢得国际社会的支持。

“毒丸条款”指2018年10月签署的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协议(USMCA)的第32.10条。这一条款被广泛认为是美国用来限制其他贸易伙伴国与中国签署协议以及防止“中国通过加拿大和墨西哥向美国销售产品而不受海关限制并在经济上孤立中国”的一项重要新措施 第32.10条规定,如果协定中的任何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其他成员国可在六个月后退出并建立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前三个月通知其他双方;应要求,缔约方应提供尽可能多的关于这些谈判目标的信息;允许其他各方在签署协议前至少30天审阅全文

“毒丸条款”违反了世贸组织的不歧视原则和其他基本原则。 本条款中提到的所谓“非市场经济国家”没有国际公认的标准,但以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国内法为基础。 美国关税法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定义了六个标准:(1)货币可兑换的程度 (2)雇主和雇员谈判工资的自由程度 (3)建立合资企业和外国投资的自由 (4)政府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控制权 (5)对生产和价格决策的控制程度 (6)美国商务部认为合适的其他因素 2017年,美国商务部明确认定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 “毒丸条款”的确立无疑是为了让其他国家在自由贸易协定的缔结过程中联手选择美国或中国。这种欺凌行为将在一定程度上干扰墨西哥、加拿大等国与中国之间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推进,从而对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贸易网络产生负面影响

“毒丸条款”和其他基于美国优先权概念的条款将在推广中遇到巨大阻力。 美国多边贸易协定反映了以美国意志为主导的新一代高标准贸易规则。 整个规则可分为“全球化条款”和“美国优惠条款” “基于全球化的条款”旨在促进贸易自由化,并为实施贸易自由化设定高标准。 例如,边境规则,如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贸易便利化、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以及边境后规则,如劳工、国有企业和透明度 在以上大部分章节中,与主题方案规划相比,USMCA展示了更高的层次和更实用的实现路径。 “基于美国优先权的条款”旨在促进美国利益的实现,并为其提供规则支持和制度保障。 例如,美国在数字贸易、知识产权、农业等领域设定了更高的标准,旨在撬开其他国家市场的大门,同时保护其核心技术。 然而,对于美国处于不利地位的行业,如汽车行业,原产地规则被用于更严格的保护。 因此,当美国利用美国多边贸易协定(USMCA)中新的国际贸易规则作为模板向其他国家推广时,对“全球化条款”的推广将会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而对“美国优惠条款”的推广则可能会遇到实质性的阻力。

“毒丸条款”很难阻碍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合作。 加拿大继续坚定执行中加自由贸易协定,实际上是中美权力博弈在第三国政策决策中的体现。 “毒丸条款”要求其他国家合作。 如果权力悬殊,结果不言而喻 然而,加拿大的纠结反映在这一过程中,不仅被美国强迫接受“毒丸条款”,而且不愿意放弃中国市场来推动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这真正体现了中美对加拿大的重要性。 除加拿大外,日本、韩国和欧盟等其他经济体实际上也有类似的考虑和反应。 因此,在当今动荡的国际经济形势下,欺凌很难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和支持。 两国合作的基础永远不会改变,这就是两国之间的经济利益和战略意义。

中国与加拿大深厚的贸易基础和合作潜力是中加FTA继续谈判的决定性因素。2017年中加双边贸易额为517.6亿美元,同比增长13.3%。虽然规模不算大,但潜力很大。而且中国为加拿大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加拿大不惜牺牲顶撞美国的风险来推动中加FTA谈判,确实也是基于贸易合作的考虑。从战略角度看,加拿大坚定推进中加FTA可以避免对美国的过度依赖,遏制美国的嚣张气焰。美墨加贸易协定中,加拿大在整个谈判过程中,在美国强势的压力下,诸多议题进行了妥协。虽然没有墨西哥那么“屈辱”,但谈判过程也备受煎熬。在这种不平等的三方关系中,加拿大其实很想显示自己的“政策独立性”。和中国继续推进FTA也是该方面的明确表示。此外这种安排也有利于加拿大摆脱过分依赖于美国的被动局面,在遏制美国嚣张气焰的同时,切实争取自身利益。

中加经贸合作将冲破 “毒丸” 樊篱而继续前行。中加自贸协定联合可行性研究启动于2016年9月,在经历了2017年里4轮的探索性讨论之后,曾被寄予厚望于2017年底签署。但因为双方在劳工、环境、性别等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因此尚未签署。“毒丸条款”出现以后,加拿大的态度成为了国际关注的焦点问题。但在美墨加贸易协定签订首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就表示“这并没有阻止我们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在11月15日,特鲁多又发表讲话,声称“这一条款并没有阻碍我们做我们已经在做的事情,我们确实正继续与中国就最终的自贸协定进行谈判”。加拿大坚定推进中加自贸协定谈判,无疑给了“毒丸条款”一个重重的回击。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东艳;山东财经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后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