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社区矫正制度


?

贴标专题:社区矫正改进意见青少年矫正对象自由处罚

进一步完善青少年社区矫正制度

NPC常委小组审议社区矫正法草案多位成员建议

-本报记者朱宁宁

10月24日下午,NPC十三届常委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社区矫正法草案。

在小组评审中,委员们认为提交评审的第二稿吸收了近年来社区矫正的许多成功经验,并采纳了各方的建议,风格更加规范,内容更加完善,表达更加科学。特别是针对实践中存在的问题,有的细化了程序,有的丰富了内容,进一步规范了社区矫正机构的权力,这对规范社区矫正工作,加强社区矫正对象的人权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同时,委员会成员还提出了进一步改进的具体建议。

进一步完善青少年社区矫正制度

在小组评议中,许多成员提出了完善未成年人社区矫正制度的建议。

草案第58条规定,未成年人社区矫正对象在复学、进入高等学校和就业方面与其他未成年人享有同等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他们。

这一原则和表述非常重要,矫正对象最终成为守法公民并融入社会也是必要的委员会成员邓丽建议在该条中增加一句“有特殊规定的除外”,这不仅维护不歧视的一般原则,而且避免在实践中引起法律纠纷

委员会成员何怡婷建议明确受社区矫正保护的未成年人的权利和相应的法律责任,特别是受教育权和隐私权,这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有重大影响。

此外,何怡婷建议,对于未满16岁且不受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除了责令父母或监护人管教之外,还应根据未成年人的情况实施社区矫正。

进一步完善电子定位的相关规定

草案第30条界定和规范了社区矫正电子定位的条件和程序。在小组审查期间,许多成员建议进一步改进。

委员会成员杜立明建议及时扩大现场监督范围,以方便工作。具体而言,草案可以增加一个要求基于位置的监督的自下而上的条款:"(4)社区矫正机构认为存在监管风险的其他情况,在风险评估后需要基于位置的监督"。

“这里的“电子定位”具体指的是什么不清楚。电子定位有许多方法,如手机定位和不可拆卸的电子手镯。如果是后者,其性质已经相当于武术,应由刑事诉讼法更适当地规定。”王鹰巢议员建议,需要仔细研究,规定不构成社会风险的社区矫正对象应佩戴不可拆卸的电子手镯。

委员会成员杰森。联署材料认为电子定位手段的表述过于宽泛,建议只限制使用特殊的电子定位装置。从草案的内容来看,我认为停止对社区矫正对象的电子监控是不合适的高有东建议允许对社区矫正对象进行电子监控。原因是:我国刑法规定了剥夺人身自由和限制人身自由两种自由刑罚。社区矫正是一种限制自由的刑罚执行制度,社区矫正的对象应当在矫正过程中受到部分限制。

进一步完善志愿者参与社区矫正的规定

鼓励志愿者和其他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是本草案第二次审查的重点。在小组讨论期间,许多成员围绕这一内容提出了修订建议。

“志愿服务对社区矫正意义重大。近年来,国家志愿服务,包括社区志愿服务和乡村志愿服务,发展迅速。人员数量大大增加,范围越来越大,效果越来越明显。因此,全社会志愿服务的成果可以充分引入社区矫正工作。”夏卫东议员建议在草案第41条之后加入“鼓励、指导和组织社区矫正对象参与志愿服务”。

委员会委员周宏宇建议草案明确志愿者和其他参与社区矫正工作的人员应依法取得相关资格。“社区矫正是一项高度专业化的工作,任何人都做不到。除了渴望和热情,它还需要专业精神、专业精神和专业能力。因此,必须获得相关资格。”草案增加了法律责任一章,规定了社区矫正对象、社区矫正机构工作人员和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但没有规定基层自治组织工作人员、志愿者和其他依法参与社区矫正的人员的法律责任有鉴于此,委员会委员刘秀文建议做出相关规定。

[编辑:方家梁]

请保留此链接以便重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