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机电副总被采取强制措施 公司已在退市边缘


?

9月11日,金龙机电(300032,股票)(300032,SZ)发出通知,称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于一彤被乐清市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金龙机电已致信乐清市公安局。主席团,但尚未了解统一的原因。

一名消息人士透露,他被迫采取强制措施或牵涉到星科的电子绩效补偿案。

公司副总经理被采取了执法措施,这对金龙机电来说是一个加剧。目前,该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 2019年中期报告继续亏损2.898亿元,处于市场边缘。

公司副总裁正在采取执法措施

9月11日晚,金龙机电发布公告,指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于一彤被乐清市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公司将及时披露有关信息。方式。

据消息人士称,严一彤被公安部门采取执法措施,或让金龙机电及其子公司兴科电子性能补偿。

2017年6月9日,金龙机电,温州润泽和林立明共同签署了《股权收购协议》。根据协议,林黎明和温州润泽分别将其分别持有兴科电子29.41%和70.59%的股份转让给上市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3.24亿元和7.76亿元。

根据当时的协议,林立明同意担任利润补偿负责人,并承诺兴科电子2017、2018和2019年的净利润将不少于7500万元,1亿元, 1.3亿元,三年。净利润总额不少于3.05亿元。如果星科的电子性能未能达到预期目标,则只能以林立明的利益作为补偿。

不幸的是,星科电子在2018年的业绩大幅下降,亏损1.17亿元,未能履行其业绩承诺。 2019年4月26日,金龙机电向林立明发出通知,要求他在收到通知之日起10天内支付赔偿金。林立明于2019年5月8日发表书面答复,直接拒绝赔偿演出。

当双方的绩效补偿诉讼尚未解决时,乐清市公安局接管了金一九的董事兼副总经理于一彤。金龙机电表示,尚不清楚采取强制措施的具体原因。

根据相关材料,目前以控股股东金龙集团的真实姓名报道严一彤。金龙集团在报告材料中表示,自2017年3月至2017年4月,金龙集团与金科电子共4次将其用作金龙机电华南公司的财务总监和兴科电子有限公司的财务便利性。人民币1.1亿元将转移至金龙集团,金龙集团将持有5600万元人民币的金融贷款,并将通过金龙集团账户汇至天津维多利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最终将获得总计2亿元。进入北京崇立贸易有限公司根据金龙集团提供的资料,转账记录为银行转账收据。

但是,专业法人认为,汇款单只能证明相关交易,只要负责人能说明资金的去向,转移相应事项就不构成犯罪。

该公司处于退出市场的边缘

根据金融协会记者的不完全统计,这次采取强制性统一制度。自2019年以来,国内上市公司高管已第十三次受到司法监督。

在此之前,黑龙江葵花药业有限公司(002737,股份公司)前董事长关彦斌因故意杀人罪被捕。衍生技术(300176,共享)真正的控制人唐军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新城控股(601155,股票)董事长王振华因年轻姑娘被迫采取措施。盈盈网(002517,分享)的实际控制人王越因涉嫌故意操纵证券市场而被捕。此外,被迫这样做的高管还包括ST Conde,ST Pengqi,ST Tianbao,ST Zhongke,Great Wisdom(601519,股票),Storm Group(300431,股票)和其他公司。

上市公司高管受到司法监督,这将给公司股价带来剧烈的波动。 * ST中科实控人张伟“出故障”,公司股价暴跌,从5月6日开始,连续8个交易日,大智慧实控人张宏经调查被带走,大智慧连续三日跌停。这无疑将给投资者带来巨大损失。

金龙机电也受到很大影响。截至9月12日下午,金龙机电跌4.1%,收于3.04元。

目前,金龙机电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一直站在悬崖边缘。 2017年,金龙机电亏损4.19亿元,2018年亏损达到惊人的24亿元。

在2019年半年报中,金龙机电亏损2.898亿元。尽管损失有所缩小,但未能扭转局势。如果损失在2019年底继续消失,该公司将被停职。从目前的角度来看,金龙机电没有多少时间转亏。

分析人士认为,在企业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企业采取强制性措施的情况正在加剧。尽管金龙机电进行了相关的改革并引进了年轻的管理人员,但公司多年经营的问题仍未解决。危机对公司的外壳保护不利。

根据红银行风险挖掘系统,金龙机电在2018年加大了其财务清洗风险。该公司的毛利率比上期增长了30%以上。营业外收入大幅上升,资产减值率大幅上升。此外,公司的盈利健康水平和合理的资产水平处于异常状态。

(编辑:唐新欣HN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