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水就能跑的水氢车有续集!青年汽车第三次被申请破产


(原标题:'水氢汽车用水可以跑'有续集!年轻汽车第三次申请破产

在南洋的“氢汽车”闹剧之后,庞青年青年汽车集团有了新的趋势。

最近,中国裁判文件网宣布破产裁决显示青年汽车集团被海宁资产管理公司申请破产清算。青年汽车集团提出异议并表示该公司的债务重组已经开始。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驳回了破产申请。

根据该裁决,青年汽车集团由金华和如皋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共同推动,“氢氢汽车”先前被放到了南阳市委的平台上。庞青年“为一个地方开枪”会是什么样的“神话”?

几个破产申请被驳回。

随着南洋的“氢汽车”再次流行,庞青年及其青年汽车集团经常陷入“破产”危机。

几天前,中国的裁判文件公布了一项民事裁决,海宁的资产管理公司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青年,理由是扬汽集团有限公司“未能还清它的债务到期并且明显缺乏流动性“。汽车集团破产了。

海宁资产管理公司与青年汽车集团之间的争议源远流长。 2014年8月,上海仲裁委员会共颁发14项奖项,统治海宁祥和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海宁吉瑞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海宁青扬股份有限公司,支付海宁市资产管理公司委托贷款本金5.82亿元,利息和仲裁费,财产保全费等,青年汽车集团承担连带责任。但是,青年汽车集团未履行清算责任,因此被海宁资产管理公司申请破产。

对于此次破产申请,青年汽车表示,公司资产大于负债,具有较高的经营价值。截至2018年底,青年汽车资产负债分别为15.83亿元和7.35亿元,不构成破产条件。此外,公司债务重组工作已经启动,破产程序不利于债权人利益最大化。

虽然涉及近6亿债权,但法院仍不支持海宁资产管理公司的破产申请。根据金华中院的判决,青年集团和关联公司主要生产和销售新能源汽车,属于国家扶持的行业。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一些核心资源具有运营价值,青年集团仍在运营。没有一种情况是资产根本无法变现的。虽然青年群体在清偿债务方面存在一定困难,但通过自我协商、政府援助、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是可能的。因此,破产申请被驳回。

来自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查询判决文件发现,这一次,青年汽车集团至少四次被申请破产。近两年来,宁波立拓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先后两次向金华市中级法院申请对青年汽车进行破产清算。当时法院的理由是,青年汽车及其关联公司主要生产新能源汽车,属于国家扶持的行业。而且,如果公司资产大于负债,则应收债权可以继续收回,这不足以表明公司资产无法清偿全部债务,也不足以认定公司完全缺乏流动性。

2019年4月,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类似理由提出破产申请,也被金华中院驳回,几项破产裁定裁定主审法官为同一人。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重新认可

与此前的破产裁定不同,青年汽车在破产申请中披露了债务重组的过程,并再次拉起政府部门的支持。

Young Auto表示,2019年1月5日,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署了《化解青年汽车债务危机和推进青年汽车重组专题会议纪要》,两国政府共同推动了青年集团的重组。

2019年5月6日,扬汽车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债务重组工作按照协议进行。重组计划已经充分展示,公司在重组,剥离和偿还债务以及资金实施后,已明确同意公司的股权结构。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步骤是可行和可行的,并实施了三国政府的支持和监督。就在拐角处。

根据天雪数据,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是江苏凯凯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如皋市政府。

在此前该研究所的破产申请中,扬汽车声称,2019年1月6日,如皋开发区平台公司与其正式签订了重组协议,并将与所有债权人进行全面协商。重组协议的实施将彻底解决包括申请人在内的所有债务。

青年汽车集团的运作情况如何?从他在裁决中自我报告的陈述来看,公司对自己的情况仍然非常乐观:青年集团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是全国三家拥有全套乘用车的公司之一,卡车和汽车生产资格。一家拥有全系列乘用车,卡车和汽车生产资质的公司。其中,公交项目拥有Neoplan工厂,车辆和前桥三大核心技术,并参与了16项行业标准。该卡车是中国唯一通过欧盟正常认证的重卡企业。在新能源汽车技术的研发和布局方面,它也走在了国家的前列。正是这些优势使青年集团尽管近年来遇到困难仍能够运作并具有运营价值。

然而,根据天眼调查数据,在公司的风险信息部分,青年汽车集团遇到102份审判通知,174份法律诉讼,37份法院通知,31份不信任,8份为强制执行人员,1份司法拍卖等目前,该公司的一些高级管理人员庞青年和王树丹已被法院冻结。

“氢气载体”背后有许多疑点

今年5月,河南南阳“水汽车”开始流行,“老来”庞青年回归公众视线。

当时,《南阳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南阳的水和氢发动机下线,市委书记喜欢!”文章说:“这意味着汽车水可以实时产生氢气,车辆只能用水驱动。”其中,该公司是南洋乐透,年轻的汽车控制公司之一。

据报道,南阳市委书记张文申在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时,对氢能汽车项目的最新成果表示赞赏。市委副书记,霍浩生市长出席了现场办公室。根据南洋电视台的报道,张文申用英语称赞他的研究:“这是非常好的。”

据媒体报道,5月25日,青年汽车控制人彭青也出现在南洋乐团公司,公开表示青年汽车与南阳市签订框架协议,南阳市协议40亿投资不到位,只有它已经支付了9800万注册资本,这辆青年车在南阳投资了数百亿。

消息传开后,南阳市有关领导表示,“互联网上不存在”南阳市政府对企业支持40亿元的贡献“。在Pang Youth及其企业信用污迹暴露在互联网上的情况下,在投资促进之前,该市已经掌握了这种情况。

关于市场对“水解制氢”汽车的质疑,庞青年告诉媒体,“水解制氢”汽车的研发投入超过数十亿,并没有申请补贴。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经成熟,不会拖延南阳项目的进展,并声称“事实在这里,没有编辑”。

根据天悦的说法,庞青年出生于1958年,现已超过60岁。 1986年,他创立了浙江橡胶厂。 1999年,他成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长期以来一直专注于汽车行业。目前,庞青年实际控制着47家公司,有多达49家公司。

从地域上看,青年汽车及相关产业的布局包括浙江金华,海宁,江苏连云港,贵州安顺,六盘水,宁夏石嘴山,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据媒体报道,近年来,庞青年为地方政府筹集了300多亿元的投资蛋糕,但这些项目几乎完全没有完成。庞青年本人一再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积极分子,并被用来限制消费。

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布了最终判决,辩称青年汽车及其子公司为宁夏石嘴山三家公司的撤离做出了贡献。庞青年和其他五位董事协助取款的事实必须归还给石嘴山市政府,共计1.162亿元人民币。元和利息。

今年8月,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定。青年汽车计划投资额为267.09亿元的宁夏石嘴山汽车建设项目已进入实施阶段。石嘴山有关领导曾对媒体说:“政府遇到了骗局,但无法扞卫自己的权利。”

即便如此,庞青年仍然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吸引地方政府和领导人的支持。至于业界对“氢气和氢气车辆”的质疑,庞青年曾多次告诉媒体“不理解是正常的”,但技术细节与商业秘密有关。

“氢氢汽车”是一个未知的科学奇迹,或另一个“水到油”的骗局,仍然没有准确的答案。庞青年和他的青年车可以走多久,是否可以等到“氢汽车”被伪造的那一天,需要时间来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