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之眼”亮了,成都湖居模式迎来新一轮迭代


0×251C

这篇文章是关于广告的,大约7分钟

成都新建筑城曾林

河流。”。

在更加荒芜的年代,人类靠水源生活,在人们居住的地方周围筑起一片土壤,以保护他们的家园免受洪水的侵袭。这是这个城市的原型。

湖泊作为城市水的一种形式,因其对城市布局、空间结构、城市结构和亲水性宜居性的强烈塑造而倍受青睐。

从“天空变幻”的北京昆明湖,到美国作家卢梭,“湖面是风景中最美、最富表现力的一张脸”。它是地球的眼睛。”从古至今,从东到西,湖泊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0×251d

|成都湖滨角

城市之湖是城市之眼。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英格丽德湖变成了一个宜居的地方;在滨水公园建成后,新加坡从“花园城市”升级为“花园中的城市”。

透过城市的湖泊,你可以看到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见证城市发展和升级的新方向。

壹先

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成立时,新宪法写道:“需要为政府建设一座新城市……这应该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所有美丽的城市都有水点缀。“p>

而长期干旱,格里芬湖的建设经历了许多困难时期。经过7个月的湖泊蓄水,斯克里布纳大坝关闭,以及50年后的计划建设,格里芬湖正式建成。<<> >

0×251e

|堪培拉的堪培拉的父亲,沃尔特伯利格里芬的堪培拉设计

这个人工湖的周长超过20公里,占地面积704公顷,以前首都建设总监伯利格里芬的名字命名。

湖中有一座喷泉,用于纪念库克船长。水柱从湖中弹出,高达139米,超过了日内瓦湖喷泉的高度。湖上岛上有一座钟楼。为了纪念堪培拉的建立,全国共有53个铃铛,定期播放,没有新的想法。

| 1964年10月17日,格里芬湖正式完成仪式